打开APP

黄牛的「饥饿游戏」,是年轻人的宿命还是选择

避免被收割的关键因素,还是要靠年轻人摒弃为“精神消费”一掷千金的冲动。

无数个黄牛将流量化作了真金白银

“顶流”年年有,但年年不一样。

年前有人彻夜排队憋到尿血只为一只玲娜贝儿的事件还尚有余温,如今随着冬奥会的开办跃升为“顶流”的冰墩墩又掀起了一波更猛烈的抢购狂潮。

每到这样的狂热之时,总有一群人永远赶在第一线、时刻跟紧热度——黄牛。无论黄牛如何成为了人人喊打的存在,也无论高呼“禁止黄牛交易”的呐喊声有多大,似乎都无法阻挡黄牛党越来越壮大。

而逐渐接棒成为消费主力的年轻人,一部分人一边嘴上抵制黄牛,一边还是一次次地消费;另一部分为了“回血”或拥有更多购买渠道,转身当起了“粉牛”。

从天价玲娜贝儿到一“墩”难求,每一个“顶流”背后,都有无数个黄牛将流量化作了真金白银。

培养团队抢货,利润超70%

资深饭圈黄牛奇哥,最近一年似乎有些“不务正业”。

2021年初,倒茅台、倒显卡;2021年中至年末,倒玲娜贝儿、倒苹果手机;最近,奇哥则开始专攻冰墩墩。

做黄牛的这些年,奇哥无论任何节假日,都至少会在朋友圈更新20多则动态,内容包括各个明星的演唱会门票、见面会资格以及公关礼盒等。不过2月5日之后,奇哥的朋友圈就只有各种造型、各种渠道的冰墩墩了。

陶瓷款、肯德基白旗款、水晶球款、钥匙扣款、情人节限定款、盲盒款、特许纪念款……市面上出现过的冰墩墩周边产品,奇哥手里一应俱全。“冰墩墩是在全球范围内都很火的IP产品,能不贵吗?。”奇哥对锌刻度表示,“现在玲娜贝儿偶尔会有人问问,但价格已经降低很多了,不像冰墩墩的价格几乎每天都在涨,越快发货的就越贵。”

锌刻度通过询问价格发现,新年刚开始,奇哥就借着冰墩墩的热度,赚得盆满钵满了。例如官方售价为88元的10cm冰墩墩摆件,奇哥以近300元的价格售出,利润超过70%。奇哥告诉锌刻度,仅从2月5日开工到2月7日,两天的时间里,他已经售出了超过500个冰墩墩周边产品,粗略估计每天都能进账超过5万元。

不过,这并非是奇哥的纯利润,因为他入手冰墩墩的渠道大致有两种。一种是向其他黄牛进货,这种方式通常不用愁货少,但价格会随着市场行情水涨船高,因此会大大压缩自身的利润空间。

另一种方式则是开拓自己的“抢货团队”,从2021年8月开始,奇哥就在努力搭建自己的团队。目前,奇哥的“抢货团队”有150人左右,但绝大多数是兼职。从茅台、手机、玲娜贝儿、明星演唱会到如今的冰墩墩,基本都采用奇哥提前公布具体抢购任务,然后团队人员执行并完成后抽成的方式进行。

根据产品的行情不同,团队人员拿到的抽成也有细微差别。事实上,这些代抢人员如果在抢到热门产品之后自己想办法出手,能够获得的利润远大于奇哥所提供的抽成,但由于抽成方式最直接最简单,因此做成了这笔共赢的生意。

而奇哥通过近半年搭建自有团队的方式也将利润率大幅提高,“其实现在团队还很不成熟,很多热门产品的抢购数量远远达不到下单数量,所以还是只能在其他渠道高价购买。”不过在黄牛这条路上苦心经营良久的奇哥,未来还是会继续“两条腿走路”。

粉丝变黄牛,赚路费还是割同袍?

事实上,“平安北京”早就提到过在指定网点高价倒卖冰墩墩属于非法牟利、扰乱正常购买秩序的行为。警方已经对此展开调查,查获了3名违法行为人,并均以依法对其进行行政处罚。

除了公安机关的大力打击之外,此前文化和旅游部颁布的《演出票务服务与技术规范》,也致力于着重解决统一全国演出票务购票、检票、退票等全流程的规范化服务,以打击“黄牛”生存空间。

但高利润之下仍然有数不尽的黄牛乐此不疲地冒着风险做生意,甚至在年轻人“追热度”的消费习惯越演越烈的情况下,黄牛的队伍越来越壮大,甚至吸收了演出相关工作人员、粉丝等。

Irene就是一个从粉丝变为黄牛的典型人物,她这一群体有另一个名字——粉牛。“以前我也很厌恶黄牛,觉得他们太喜欢无脑囤票,又哄抬票价,搞得我们真正有需求的粉丝不得不去花冤枉钱。”Irene说到,“而自己成为粉牛的原因,也正是因为不愿意被他们一直收割下去,所以才想着直接去找到上一级的黄牛渠道。”

Irene的粉牛之路,从成为代理开始。抱着“多从代理渠道买几场演唱会门票,就能够赚回代理费”的想法,Irene交纳了1888元的代理费用之后,拿到了各类票务的代理资格。

据Irene提到,以她的代理等级来说,拿到的代理价通常会比直接向黄牛买票的价格低300元左右,再加上无需自己寻找票务渠道和培养团队,这几乎算是一笔净利润。

利用这个渠道追了几次星之后,Irene才开始设法从中赚钱。由于混迹饭圈已久,其实Irene的手中有不少粉丝资源,“如果我压缩一点利润空间,比一般黄牛卖得更便宜一点,其实就会有很多粉丝来找我。”Irene表示,此前她参加的一场演唱会就是因为卖出了不少票,最终自己等于免费拿票。

与其他粉牛惯用“赚个路费”的说辞不同,Irene一般会直接对其他饭圈伙伴坦白,自己现在就是粉牛,“我们大家都能降低一些追星成本,何乐而不为?”

但在混乱的票务市场里,像Irene这样相对坦诚的人是少数,更多的仍然以粉丝身份包装自己的黄牛。所谓的良心价,其实也早已经过层层加价成了一笔“智商税”。

逆转跟风心理,才能让黄牛割无所割

多年以来,消费者一票难求,但黄牛手中却应有尽有的情况一直未能得到合理解决,那这一切通常源于信息不对称。

无论是演唱会、音乐节还是热门IP的限定周边产品,黄牛总是能通过一些“操作”了解到主办方、代理商以及各平台握有的资源,利用这种信息拿到更多渠道的资源。

当不透明的销售套路和内部规则大行其道,黄牛“人人喊打,却屡禁不止”的生存现状并不足为奇了。

更重要的是,随着年轻人热衷于“追热度”的心理越演越烈,黄牛也“伺机而动”。一旦嗅到商机,就立即出动。因此,近些年销售年轻人热爱潮鞋、潮玩、周边等产品,开始逐渐成为黄牛的副业 。

只是随着市场交易秩序越发混乱,花式营销“组合拳”猛烈刺激,一些无力购买被炒作至“天价”的正品的消费者,开始转向二手、翻模甚至山寨市场。长此以往,于行业于市场都是一种恶性发展。

正如粉牛的出现,也从侧面说明了部分被黄牛收割过的年轻人,转身也成为了“镰刀”。事实上,任何一种潮流异化成年轻人攀比炫耀的工具或者是跟风的收割机,都容易造成过度消费的忧虑和各种乱象。

除了由相关部门规范统一标准,制定基本规则,祛除市场复杂、不透明的内部规则,清除“黄牛”倒卖等乱象之外。避免被收割的关键因素,还是要靠年轻人摒弃为“精神消费”一掷千金的冲动。

【本文作者撰文 | 星晚 编辑 | 黎文婕,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锌刻度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

相关资讯

最新资讯

热门TOP5热门机构

wymf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