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t id="o1nbc"></tt>
    1. <source id="o1nbc"><menuitem id="o1nbc"></menuitem></source>
        <source id="o1nbc"><menuitem id="o1nbc"></menuitem></source>
        打開APP

        教育業中層:先裁別人后裁自己,降薪三成找工作

        “某種意義上來說,他們也許現在更有可能實現心中的教育夢想。”

        2021年,“雙減”政策出臺,教培行業換了天地,教培人何處去?

        “行業劇變,年輕人還有機會重新再來,我們這些人反而更困難。”幾個月前,35歲的李晟(化名)還是一家頭部在線教育公司的地區運營總監,志得意滿。

        “雙減”政策2021年7月出臺,校外教培行業一夜之間由夏入冬。教培人行至職業生涯最大關口,留下還是離開?

        李晟披露,他所在公司約50名中層管理人員,目前留下的已10名不到。不過,高管團隊仍保持穩定,15名高管無一人離職。

        在李晟看來,留守高管并非出于看好公司前景才選擇留下,“而是因為失去走出舒適圈的勇氣,被套牢了。”

        行業大變,高管出走自是常態。時代周報記者梳理發現,2021年,教培行業頭部公司已有超過30名高層離職,他們當中原本就有部分由互聯網企業而來,如今選擇再度回歸。也有高管離職重新啟程,或跨行創業,或合伙設立投資基金。

        這些高管從業經歷豐富,早已完成經驗和名聲積累。行業變動,對他們的影響有限。

        頭部機構總裁離職,中層降薪三成再就業

        2022年的第一天,教培機構的K9學科類培訓已全部停止。輝煌的教培時代落下最后帷幕。

        兩天后,好未來(TAL.NYSE)公告稱,白云峰已于2021年12月31日辭去集團總裁職務。白云峰是好未來2021年以來第三位離職的高管,也是“雙減”政策落地后首位離職的頭部教培公司總裁級高管。

        2005年,白云峰加入學而思(好未來前身),是助推學而思赴美上市的關鍵人物。2022年1月4日,白云峰現身航天企業萊特兄弟內部活動,表示將擔任萊特兄弟聯席董事長和CEO。

        “雙減”政策的影響如此深遠,讓人出乎意料。

        政策落地后,李晟所在公司總部隨即出臺裁員方案。第一批裁員名單以應屆畢業生和職能部門人員為主。當時,李晟還滿心認為,首批裁員后,公司仍有能力保留大部分核心員工。

        隨后一個月,他執行總部裁員指令,處理區域員工的離職事宜。“在內部會議上,我一直鞠躬道歉,替公司感謝大家的辛苦付出,希望有機會能再度重逢。”李晟回憶說。

        行業劇變已是事實,裁員獲得了大部分員工的理解。這些離開的人沒有提出太過苛刻的要求,這讓李晟松了口氣。“我沒預料到的是,整個部門最后一個被裁員的是我自己。”說到此處,李晟苦笑一聲。

        2021年8月初,人力部門通知李晟回北京總部開會。會后,他被領導單獨叫進辦公室。領導言簡意賅,企業經營形勢惡劣,會有更多人離開,讓李晟“做好這個準備。”

        那一刻,李晟才明白,和其他員工一樣,他終究還是成為了“棄子”。“從性價比來說,比起年輕人,我們才是公司最優先考慮裁撤的那批人。”李晟說起往事,坦然不少。

        越來越多的行業高層跳槽,中層離職,李晟在認真思考出路。

        他大學本科學的是計算機專業,有技術功底,但還是決定把運營作為再就業的主攻方向。“35歲有經驗的運營人還有公司愿意要,但35歲無經驗的程序員真的沒有市場了。”李晟說。

        他預估,自己在就業市場還有機會,“教研、老師這些崗位是最難的,要么去體制內,要么就得從頭再來。”

        李晟如愿進入一家互聯網企業,規模不大,主營游戲發行業務。高管團隊普遍年輕,頂頭上司比他還小一歲。“收入是此前的70%,不多,但夠養家糊口。”李晟心有不甘,但依然語氣平靜。

        天眼查數據顯示,截至2021年12月30日,2021年教培相關企業注銷或吊銷的數量共計約32.85萬家。

        “校外教陪行業的大部分人終究要離開。同事們有的轉型做自媒體,有的在直播帶貨,有的賣保險,也有人還處于失業狀態。我已經很幸運了。”李晟說。

        CFO、CTO跳槽更容易

        相比中層管理人員,行業頭部企業的高管去留更為自如。

        2019年,在線教育成為風口,瘋狂“燒錢”營銷,也斥巨資從互聯網企業中挖走了眾多高管。如今,不少人又選擇回流互聯網。

        在線少兒英語品牌VIPKID CMO(首席營銷官)趙一成曾任職當當網凡客誠品樂視網等。“雙減”政策出臺的2021年7月,趙一成就從VIPKID離職,跳槽到汽車之家(ATHM.NYSE),擔任市場部副總裁。

        同月,原新東方在線(01797.HK)CTO項碧波也加入汽車之家,任CTO一職。

        9月,知乎(ZH.NYSE)任命范博為教育事業部負責人。范博此前擔任在線教育企業樂學在線的營銷VP(副總裁)。

        10月,原學而思培優CTO李京峰加盟T3出行,負責產研。李京峰曾任百度產品總監、智聯招聘CTO等職。

        11月,百度(BIDU.NASDAQ)宣布,任命原好未來CFO(首席財務官)羅戎出任百度新一任CFO。羅戎自2014年起擔任好未來CFO,此前曾在微軟、聯想、藝龍等公司工作。

        VIPKID CTO鄭子斌也似有新動向。他曾任谷歌中國技術總監、百度副總裁等職,是業界公認的技術大牛。2021年11月,由前大眾中國高管蘇偉銘創立的“賓理”汽車正式加入“造車新勢力”。鄭子斌正是賓理汽車母公司BeyonCa HK Limited的五位股東之一。據媒體報道,該名股東擁有谷歌、百度和VIPKID的任職經歷。

        CFO跳槽更容易。教培企業CFO的離職率明顯高于其他高管崗位。

        據時代周報記者梳理,2021年至今,傳智教育(003032.SZ)財務總監曲曉燕、VIPKID CFO桂鐳、精銳教育(ONE.NYSE)CFO左鴻剛、好未來CFO羅戎、豆神教育(300010.SZ)財務總監劉順利先后離職。2021年9月,生物醫藥企業臻和科技宣布,原精銳教育CFO左鴻剛任CFO。

        高途(GOTU.NYSE)副總裁劉威曾任搜狐視頻總經理,2015年加入高途后便一直負責高途課堂,是陳向東的左膀右臂。

        很長一段時間,高途課堂都是高途集團最重要的盈利業務。2021年8月,劉威辭職。高途前員工林萌(化名)向時代周報記者透露,“陳向東有情懷,而劉威更務實。兩個人搭檔得很好。我都想不到公司還有誰能接替劉威。”

        林萌說,“我相信陳向東不會放棄教育行業。他充滿理想主義氣質,一直都是理想主義者。”她覺得,無論是陳向東和他的高途,還是其他仍留在教培行業的從業者,都是“值得尊敬的勇士”。

        “某種意義上,他們也許現在更有可能實現心中的教育夢想。”林萌說。

        【本文作者鄧宇晨,由投資界合作伙伴微信公眾號:時代周報授權發布,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投資界立場。如內容、圖片有任何版權問題,請聯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資界處理。】

        相關資訊

        最新資訊

        熱門TOP5熱門機構

        去投資界看更多精彩內容
        日本少妇和狗做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