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t id="o1nbc"></tt>
    1. <source id="o1nbc"><menuitem id="o1nbc"></menuitem></source>
        <source id="o1nbc"><menuitem id="o1nbc"></menuitem></source>
        打开APP

        股价受挫,资本市场重估在线教育?

        短期受挫对于当下乱象频生的在线教育而言也并非坏事。这一轮降温,恰恰是对在线教育企业耐心的考验。
        2021-05-07 14:07 微信公众号:鲸Media 吱吱

        2020年,疫情黑天鹅打乱了全球许多行业的生产秩序,也给金融市场带来了不小的震荡。但是,受益于疫情带来的流量红利,在线教育在去年迎来前所未有的扩张契机,多家在线教育企业在二级市场上备受投资者青睐,其股价涨势也一直延续到今年年初。

        但是,今年以来,在线教育乱象频出,而后多项针对在线教育的监管措施出台。在线教育的发展面临更多不确定性,在线教育企业股价也在3月经历了一轮大跌。

        1

        股价下跌 在线教育挑战重重

        对于在线教育而言,今年3月26日可谓是个黑色星期五。当晚美股开盘,多只教育中概股暴跌。盘中,新东方好未来股价跌幅一度超20%,截至当日收盘,好未来跌超7%,新东方、网易有道、一起教育跌超10%。

        而去年在面临多家做空机构的十余次做空时依然保持股价上扬的跟谁学,更是在当日遭遇重击,股价直线坠落,单日跌幅达41.56%,一夜之间市值重回百亿美元之下。

        针对此次股价异动,跟谁学随即做出反应。3月30日,跟谁学创始人、董事长兼CEO陈向东宣布,基于对公司的长远信心,其个人将于一年内增持不超过5000万美元的公司股票。陈向东在内部信中提到,“跟谁学股价大跌,最为重要的影响因素是一个美国对冲基金使用杠杆后爆仓,从而导致其所持有的跟谁学股票被投行强制平仓,进而对跟谁学的股票价格产生重大的负面影响。”

        据报道,3月26日,前老虎亚洲基金创始人Bill Hwang管理的高杠杆基金Archegos Capital,因ViacomCBS、跟谁学等重仓股同时遭遇风险而爆仓,触发了高盛、摩根士丹利等投行的margin call而遭遇强制平仓,进而引发包括重仓股票暴跌在内的一系列连锁反应。据悉,仅高盛一家单日抛售金额便达105亿美元,包括累计66亿美元的百度、腾讯音乐和唯品会,以及累计39亿美元的ViacomCBS 、Discovery 、Farfetch Ltd.、爱奇艺和跟谁学。

        除此之外,还有几件大事发生在在线教育股这一轮股价下跌前后。美东时间3月24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发布公告称,已通过《外国公司问责法案》最终修正案,并向公众征求意见。

        经济学者、创投专家、增量研究院院长张奥平分析,此次SEC通过的《外国公司问责法案》对上市企业的信息披露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其一是如果外国公司连续三年未能通过美国公众公司会计监督委员会(PCAOB)的审计,将被禁止在美国任何交易所上市。这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中概股股价。

        去年以来,多只中概股接连遭遇做空机构做空,阴霾尚未完全散去,如今,针对中概股的监管又更进一步,加之全球政治经济形势瞬息万变,中概股面临的挑战不可谓不严峻。

        “在线教育方面,因为2020年是流动性大年,资金追逐疫情红利下的热门板块,导致这些板块的估值虚高。”张奥平补充,今年疫情得到控制,教育板块热度下降,再加上我国货币政策偏紧,美国通胀与加息预期也在升高,导致资金端变得更谨慎,在线教育中概股的估值逐渐回落。

        2

        资本市场震荡背后 在线教育乱象频发

        回顾去年,年初突如其来的疫情催生了大量线上学习的需求,一时间数以亿计的用户涌向线上。而后一整年,疫情数次反复,线下教学始终未能恢复如初,在线教育则热度持续。年初至年尾,在线教育的营销大战持续升级。二级市场上,在线教育也抵御住了疫情的恐慌,成为投资者最青睐的板块之一。

        去年,多家在线教育企业股价表现亮眼。2020年1月2日美股开盘,跟谁学股价报22.7美元/股。往后的一年里,跟谁学股价虽然经历了起起落落,但到年末涨幅依旧超100%。去年12月31日美股收盘,跟谁学股价报51.71美元/股。网易有道股价在去年也持续飙升,去年1月2日,网易有道开盘价为14.08美元/股;去年最后一天美股收盘,网易有道股价报26.53美元/股。近来年大举进攻线上的好未来也在二级市场收获了更多关注,股价从2020年1月2日开盘的48.39美元/股涨至2020年12月31日收盘的71.51美元/股。

        进入2021年后,在线教育企业继续高调前行,投广告、上晚会、官宣明星代言,一轮轮营销高潮下,在线教育市场关注度不减。从今年年初到2月,网易有道、跟谁学等企业股价涨势依旧。然而,风光背后,却是在线教育营销费用高企导致的行业普遍亏损。

        根据各家企业发布的财报,截至2021年2月28日的2021财年Q4,好未来销售费用高达6.605亿美元,较上年同期的2.432亿美元增长171.6%。历史新高的营销费用再次吞噬了好未来的利润。该财季,好未来再度亏损,且1.69亿美元的净亏损额也创上市以来的新高。

        同样因为营销费用蚕食利润空间的还有跟谁学。截至2020年9月30日的2020财年Q3,跟谁学营销费用高达20.56亿元,连续盈利神话也就此被打破,该财季跟谁学净亏损9.325亿元。而后的2020财年Q4,跟谁学营销费用也高达17.98亿元,跟谁学延续亏损。

        另一家在近年来加码押注的在线教育企业网易有道,则依旧处于增收不增利的处境中。截至2020年12月31日的2020财年Q4,网易有道营销费用达8.048亿元,同比增长291.1%;归属于普通股股东净亏损为4.478亿元。

        资本助推下,在线教育机构不断加码营销。但是热闹的营销战非但没有帮在线教育机构解决获客和盈利的难题,还导致行业内耗严重,诱发了诸多乱象。今年以来,中纪委、中消协以及多家官媒先后点名校外培训,教育部门也在持续出台规范校外培训的措施。

        张奥平认为,疫情过后,学校复课,大家对线上教育的需求也随之下降,靠免费课程吸引来的流量中能够真正转化成机构用户的其实很少。流量红利已过,在线教育机构获客成本依旧高企,加之行业乱象之下,有关部门对校外培训的政策收紧,使得投资者对该行业的预期下降,导致在线教育股价走低。

        3

        在线教育能否重拾市场的信心?

        过去几年里,在线教育企业通过烧钱抢占市场,做大规模,获得的最直接的好处之一就是企业估值持续上涨。

        但是资本投资不仅受到短期情绪和政策的影响,更重要的决定因素还在于企业的实际价值。资本市场中资金有限的情况下,资本给到企业的价值必然会在动态调整过程中趋于与企业的真实价值相匹配。曾经备受资本追捧的赛道,在盈利始终达不到预期的情况下,最终被资本抛弃的例子不胜枚举。

        教育是个慢行业,拥抱互联网的快后,理应思考如何更高效地为更多人提供更好的学习体验。然而,经过几年的狂奔,再加上疫情的催化,在线教育虽然越来越热,却也逐渐偏离教育本质。如今,流量红利褪去,但在线教育依旧没有烧出一个清晰的未来,或许是时候对在线教育进行一轮反思了。

        一位在线教育投资人表示,接下来的六个月对于在线教育企业而言至关重要。受监管政策影响,今年在线教育的市场规模或将有所缩减,一级市场不再有海量资金进入;随着SEC出台《外国公司问责法案》,中国企业往后赴美上市的难度更大,而港股对于在线教育的认知和估值相比美股都更低,在线教育机构通过二级市场获取资金的可能也或将不如从前。

        资本进入观望期,在线教育告别疯狂烧钱的状态后,企业一方面要掂量手里的资金如何调配,另一方面更要考虑如何在规范化的语境下实现增长,实现盈利。

        有业内人士分析,任何一个改革背后,或多或少都会伴随恐慌,这一轮政府对于校外培训尤其是对在线教育的监管亦会给行业带来挑战。但是随着规则逐渐清晰,恐慌会慢慢散去。从教培行业的发展来看,线上化的趋势显然不可逆,在线教育行业未来也会更加繁荣,但目前这一轮调整周期尚不确定会持续多久。

        不过,短期受挫对于当下乱象频生的在线教育而言也并非坏事。这一轮降温,恰恰是对在线教育企业耐心的考验。张奥平认为,资本市场对于在线教育态度的转变或将推动在线教育企业专心做教育,把重心转到“授课”而不是“售课”上,严格把控教师教学质量,以质取胜。而对于决心涉足教育的资本而言,也要转变心态,接受教育的慢。

        【本文作者吱吱,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鲸Media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

        相关资讯

        最新资讯

        热门TOP5热门机构

        去投资界看更多精彩内容
        日本少妇和狗做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