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t id="o1nbc"></tt>
    1. <source id="o1nbc"><menuitem id="o1nbc"></menuitem></source>
        <source id="o1nbc"><menuitem id="o1nbc"></menuitem></source>
        打開APP

        再融百億美元,美團繼續燒錢

        早在2016年,王興就在內部講話中明確,美團并不甘于“僅停留在外賣最末端營銷和交易的一小段”,而是瞄準整個線下服務市場的數字化。
        連線Insight

        連線Insight

        2021-04-23 16:47微信公眾號:連線Insight 向陽

        美團又補充了新的彈藥。

        近期,美團發布公告稱,擬尋求以增發股票和出售可轉債的方式,融資近100億美元。這一數額創造了港交所增發歷史之最,也是美團IPO以來首次大規模再融資。

        公告顯示,此次美團所募得的資金將用于科技創新,加大在無人車、無人機配送等前沿技術領域的投入,以及一般企業用途。

        目前,美團的現金流狀況尚可。據其財報顯示,截至2020年12月底,美團現金及現金等價物和短期投資結余分別為171億元人民幣和440億元人民幣,合計約為611億人民幣(94億美元)。

        但對比競爭對手們的資金儲備,這些錢還遠遠不夠。連線Insight梳理各家財報發現,截至2020年底,阿里巴巴持有現金及現金等價物及短期投資約為700億美元,京東約為232億美元,拼多多約為133億美元。

        對于目前被多方圍攻的美團來說,需要更多的資金儲備來應對一場場“硬仗”。

        美團的護城河正在受到挑戰。外賣、餐飲是美團的營收的基本盤,但餓了么借反壟斷新規,頻頻起訴美團;團購平臺“聯聯周邊游”等平臺正有“圍攻”美團之勢;抖音近期也擠進了本地生活領域,增長兇猛,搶走了不少美團的市場。

        到店及酒旅業務是美團的“現金牛”,也形成了獨有的優勢。不過,作為老大哥的攜程也不會放松警惕,據多家媒體報道,攜程于近期打響了“補貼戰”。

        新業務方面,社區團購業務美團優選正站在前所未有的戰略高度,但它也拖累了美團的財報,讓美團又重新陷入了虧損。

        美團還將持續投入,為此它發布公告稱,因為大力發展社區電商業務,可能在未來幾個季度繼續虧損。

        競爭環境的變化,也在制約著美團的狂奔。

        自今年2月,《國務院反壟斷委員會關于平臺經濟領域的反壟斷指南》出臺,各地方法院、數次訴訟案中,美團被判決存在不正當競爭行為。另一邊,市場監管總局也對包括美團優選在內的多家生鮮電商玩家的不正當價格行為作出行政處罰。

        在這種備受挑戰的情況下,美團今年的仗,可以說比以前更難打。這次,它要到什么時候才能擺脫虧損的境地?

        外賣老本行,養不活美團

        外賣是美團的老本行和基本盤,在過去數年貢獻了大量營收,但它不足以支撐起美團的未來。

        在外賣領域,美團已經取得了市場份額的領先,原有的補貼力度下降,而價格敏感的消費者,依然會選擇最經濟實惠的方式解決餐飲問題,另一方面,美團騎手的成本也還在不斷增加。

        外賣并非是一個高利潤的領域,誕生以來,美團外賣曾持續虧損5年,從剛剛盈虧平衡的2019年到如今,其平均毛利并不高。

        根據財報,2019年美團外賣餐飲業務的毛利為18.7%,而2020年毛利率已經降至個位數。

        而這個老本行,又迎來了外部市場的猛烈變化。

        2020年4月,美團遭遇商戶“圍城”事件。廣東等多地餐飲協會紛紛喊話,要求美團降傭金以及取消針對餓了么的排他性合同條款。

        其中,廣東省餐飲服務行業協會外賣專委會提到,餐飲外賣騎手成本占總收入的比例逐年下降,餐飲企業的傭金率卻逐年上升。

        受疫情影響,再加上商家抱團反攻,美團2020年一季度商戶和用戶數量首次出現環比下降,但壓力之下的美團,卻只微調了傭金幅度。

        一直以來,支撐美團營收和利潤的是:廣告營銷收入和傭金收入。傭金是商家被動支付、廣告是商家主動投放。美團與商家之間矛盾激化,并不是一件好事。

        反壟斷大潮下,來自監管的壓力,很可能會讓商家不再需要“二選一”。

        今年2月,《國務院反壟斷委員會關于平臺經濟領域的反壟斷指南》出臺,美團多次被各個地方法院判處存在不正當競爭行為,并向餓了么賠款。

        對于反壟斷監管問題,美團CEO王興曾解釋稱,外賣平臺與電商平臺不同,對商家的抽成中計入了配送費用,而電商是分開計算,把外賣抽傭和電商平臺類比對美團不公平,正與監管溝通以獲得更好的監管環境。

        來自餓了么的訴訟戰還在持續。最近一次是4月14日,江蘇省淮安市中級人民法院就美團不正當競爭行為作出判決:北京三快科技有限公司(美團)將向上海拉扎斯信息科技有限公司(餓了么)賠償35.2萬元人民幣。

        趁此機會,如果各地“二選一”都取消,餓了么有可能搶走美團的商戶,外賣市場格局又可能將改寫。

        正在這多事之秋,美團外賣的變現率又有所下降。過去三年,美團外賣業務的變現率從8%上漲到14%,毛利從8.1%提升到18.7%,但2020年四季度,美團外賣業務變現率又降至13.8%。

        本不賺錢的外賣業務,又迎來了新的挑戰。外賣的仗打到現在,依然沒到終局。

        而本地生活領域,美團還在遭遇更多競爭者的挑戰。

        首先是聯聯周邊游游等團購平臺。連線Insight曾在《突襲美團》一文中寫到,聯聯周邊游在下沉市場崛起,攻入美團的腹地,還在深入一二線市場。與聯聯周邊游一齊突襲美團的,還有旅劃算、云客贊等諸多玩家,它們的模式十分相似,也成長到一定規模。

        其次,是來自抖音的猛烈攻勢。據《晚點 LatePost》報道,字節商業化部門在2020年12月成立了專門拓展本地生活業務的“本地直營業務中心”,并分為三個團隊:垂直業務、廣告業務和創新業務團隊。

        今年,抖音加大了對本地生活業務的投入。自2月以來,北京、上海、杭州等一二線城市所在的抖音同城頁面中,“團購”出現在最頂端的第一個入口,明顯對標美團旗下的大眾點評

        另外,除了攻克用戶,抖音點餐、支付二維碼已經登上北京、上海、成都等城市餐桌,試圖搶走美團的商戶。抖音目前已布局包括餐飲、酒店民宿、景點推薦等場景,涉獵廣泛。

        目前,字節跳動正在挑戰美團的核心業務,美團內部也已針對抖音本地生活業務進行調研,已經得出一定結論,并在醞釀下一步行動。

        顯然,美團十分重視抖音這個對手。而在抖音平臺的強推薦機制下,餐飲等生活相關的內容,又比較容易被用戶接受。抖音入局對美團的影響,已經不可忽視。

        當美團的腹地迎來了更多無法輕視的侵入者,它要打的仗就更多了。

        燒錢速度驚人

        美團花錢的速度十分驚人。

        早在2016年,王興就在內部講話中明確,美團并不甘于“僅停留在外賣最末端營銷和交易的一小段”,而是瞄準整個線下服務市場的數字化。

        這些年,在飛速的擴張下,美團零售業務的藍圖已經逐漸形成。以美團優選為代表的社區團購,在低線市場擴展用戶,美團買菜通過采銷能力建設、優化供應鏈管理和網點覆蓋推動規模增長,美團閃購則在涉及藥品、鮮花等品類的即時配送領域,持續培養用戶習慣。

        社區團購成了今年互聯網巨頭爭相占領的市場,美團也對社區團購寄托了很大希望。

        王興曾提到,社區團購是5-10年內最好的機會,美團會盡一切可能抓住這個機會;美團將把美團優選作為第一優先級,并將繼續投資美團優選、美團買菜、美團閃購三種不同的模式。

        在外賣業務臨近天花板之時,美團優選承擔著幫美團尋找“第二增長曲線”的作用,美團優選有助于美團在低線城市拓展用戶,王興的決心從何而來,不難想象。

        在攻入社區團購領域的巨頭中,美團算得上勢頭最猛的一個。

        美團官方數據顯示,美團優選在全國迅速擴張,2020年四季度已進入27個省份和2000個縣市,12月日均單量達到2000萬,覆蓋90%城市,峰值日單量3000萬,較前一個月增長超過100%。

        不過,這一增長還需要靠長期輸血來實現,自美團2020年第三季度大力投入社區團購后,其燒錢速度就不斷在加快。

        2020年第四季度,包括社區團購業務在內,美團的新業務收入達到92億元。與此同時,美團該季整體營業成本高達284.86億元。而激增的成本和費用,包括對社區電商業務的前期補貼、基礎設施建設投入、運營費用、履約成本以及其他相關費用。

        美團CFO陳少暉曾提到,社區團購現階段主要目標放在拓展用戶上,模式可能并不是最終的,因此暫時沒有設定收支平衡的時間表,當社區團購達到足夠用戶規模后,有信心使該業務盈利。

        美團沒有給出收支平衡的時間,但如果此后持續擴張,美團賬上的錢很難支撐一場持久戰。

        美團從2020年Q3開始投入社區團購,從這時候開始,美團整體的成本開始飆升。

        2020年Q3和Q4,美團的營業成本分別達到245.80億元和284.86億元。

        目前美團新募資的100億美金,加上賬上所有的現金,約181.6億美元(1178.7億人民幣)。

        按照這個投入額度估算,1178.7億人民幣,也僅夠美團花一年。

        這意味著,新業務的擴張,還是將長期從其他業務中“吸血”,美團整體在接下來的季度將持續虧損。

        要燒的錢,由誰來賺?

        成立十年,美團才實現盈利。

        2019年實現全年凈利潤47億,曾讓外界對美團的信心倍增,但剛剛扭虧為盈的美團,很快又進入了投入期以及虧損的深淵。

        2020年四季度,美團單季虧損情況加劇,經營虧損28.5億元人民幣,同比擴大300.3%,凈虧損22.4億元,同比擴大253.7%。

        而王興在財報會議上表示,新業務四季度營業虧損為60億元人民幣,其中有超過一半來自美團優選,其他營業虧損擴大的還有美團打車、美團買菜、快驢進貨等業務。

        而當美團到處燒錢時,是什么在支撐?又能支撐多久?

        在外賣業務增長放緩時,到店、酒旅業務正在成為美團名副其實的現金牛。

        2020年四季度,到店和酒旅業務板塊,正逐漸從新冠疫情中恢復,營收71.35億元人民幣,同比增加12.2%,恢復正增長;經營利潤同比增加26%至23億元人民幣,經營利潤率上漲至39.5%。

        目前,到店和酒旅業務的經營利潤是所有板塊中最高的。早在2020年第二季度,到店、酒旅占美團總體經營利潤的份額便超過了80%。

        美團的快速崛起,也讓攜程感受到危機。近期,多家媒體報道,通過美團APP和攜程APP選取同一經濟型房源對比價格,發現攜程又開始了新一輪的價格戰、拼補貼。

        攜程酒店業務的主要目標人群和產品定位聚焦中高端消費領域,而后來者美團的酒店業務主要發力經濟型房源。

        目前美團是否能繼續分走攜程的用戶尚不可知,但如果一邊在新業務投入,一邊要花錢鞏固到店和酒旅業務的市場,對于美團的資金狀況無疑是巨大的挑戰。

        美團目前的收入,還有一塊來自于投資。

        2020年,美團43.3億的利潤中,絕大部分來自于“未分配項目”。財報解釋稱,未分配項目中包括收購產生的無形資產攤銷、按公允價值計量且其變動計入當期損益的其他金融投資之公允價值變動等。

        美團投資理想汽車等所獲得的收益就被計入這項中。根據理想汽車招股書,美團旗下Inspired Elite持股14.5%,擁有5.8%的投票權。

        得益于新能源汽車行情,理想汽車為美團裝點了成績單。

        到店和酒旅業務、投資收益,為美團換來了資金,但美團的局面也不容樂觀。

        當下,美團急需穩固基本盤,讓外賣業務分擔盈利壓力,并穩定“現金牛”到店和酒旅業務,直到新業務成長起來。

        【本文作者向陽,由投資界合作伙伴微信公眾號:連線Insight授權發布,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投資界立場。如內容、圖片有任何版權問題,請聯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資界處理。】

        相關資訊

        最新資訊

        熱門TOP5熱門機構

        去投資界看更多精彩內容
        日本少妇和狗做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