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APP

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黄益平: 十三五开局之年,中国经济前瞻

2016年是十三五开局之年,也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胜阶段的开局之年。面对世界经济不景气、地区局势复杂多变的大环境,我国正积极的转变经济发展模式,调整产业结构,促进经济新发展。

  5月27日,由宁波市人民政府主办,清科集团、波市人民政府金融工作办公室 、宁波市海曙区人民政府共同承办的“2016中国股权投资论坛@宁波”活动在宁波举行。

  2016年是十三五开局之年,也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胜阶段的开局之年。面对世界经济不景气、地区局势复杂多变的大环境,我国正积极的转变经济发展模式,调整产业结构,促进经济新发展。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副院长、北京大学互联网金融研究中心主任黄益平发表了主题为“十三五开局之年,中国经济前瞻”的主题演讲,以下为演讲实录:

  我想给大家分享三点,非常简单。第一个对当前经济形式简单的看法。第二是十三五规划究竟要解决什么样的问题。第三个是我对宁波经济非常简单的看法。

  今天我们碰到最大的问题可能是对宏观经济的走势的判断出现非常大的分歧,分歧的主要原因并不是我们现在经济增长从11年以来一直往下走,值得争议的是背后的因素到底是什么?什么导致我们增速不断的下行,在这样的宏观经济政策的辩论和讨论中,我们国内经常听到有两种不同的看法。第一种看法认为它是一个周期性的变化,也就是说全球经济复苏,乏力,所以中国经济增长速度非常慢。

  第二种比较突出的观点是认为我们现在增长是一个减速可能是趋势性的变化,这个趋势变化似乎有全球性的证据,如果我们看世界各国的经济增长速度,平均来看,收入水平越高,增长速度越慢。实际上是说相当于一个国家离世界经济技术前沿的这个距离,如果说以前沿的距离,非常远,我们可以通过简单的学习、模仿实现高速增长。如果逼近了这个前沿以后,我们更多的是需要靠自身的创新、技术进步来推动经济增长,所以增长速度不断的下行,这是世界经济现象,在经济学里面我们称作为后发优势,就是越落后的经济,越有可能实现高速增长。

  从这个角度来看,中国经济增长减速似乎是可以理解的。在改革开放,刚刚开始的时候1978年中国的人均GDP是200美金,今天已经超过了8000美金,已经到了中高收入水平。那么,实际上是就是说我们增长速度跟以前有所回落。其实是可以理解的。我个人觉得,周期性的因素和趋势性的因素都有。但是,恐怕趋势性的因素占主导。也就是说,如果全球经济改善了,我们的增长也可能有所改善,但不太可能再回到过去那种增长速度。所以我们低增长或者是对中高速增长,要有这个一定的预期,我们不太可能回到过去增长速度。

  但其实我们现在中国经济碰到的最大的挑战,并不简单的是周期性或者趋势性的因素来反映。最重要这个挑战,其实是我们碰到的是新旧产业的更替。所以换句话说,我们经济学里头还有一个术语就是中等收入陷井,中等收入陷井是什么意思?就是一个国家在早期经济发展的时候,生产成本比较低,生产成本低,劳动力富裕,所以我们只要生产出任何产品,都是有竞争力的。都是能够卖出来的。就是看我们中国,包括我们宁波过去,我们制造业做得非常好,出口产品快速增长。很多程度依赖于我们的低成本的优势,当然我们有企业家精神,我们有港口,我们有很多的贸易和交通的条件,但是,一个核心的竞争优势就是低成本。但现在经济发展了,收入水平提高了,包括民工的资本大幅度上升了。在这样的情况下,过去我们做得好的企业,现在已经很难再持续下去。

  我们过去靠出口和投资两架马车带动,消费疲软,出口和投资之后是一个非常庞大的制造业,这个制造业里头最重要两块,一块是我们东南沿海地区的劳动力密集型指导也,其实就是包括我们宁波的很多过去制造业,这劳动密集型制造业的扩张,支撑了我们过去出口的高速发展。中国的出口再生占GDP比重在改革开放的时候,大概就是7%、8%左右。2007年时,出口占GDP比重已经上升到了37%,所以出口一直推动中国经济增长一个很重要的支柱。另外一块制造业主要在西北、东北,就是资源型工业,就是投资,这个投资也成就了中国投资拉动中国经济增长的故事,像钢铁,氧化铝重工业化,是我们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另一个故事,一段是重工业,一个劳动密集型,这个合在一起就是为什么2010年中国加入WTO变成了全球制造业中心,这也是我们中国经济奇迹的一个很重要的故事之一,就是制造业的高速扩张,推动我们两驾马车扩张,成就了中国接近年均GDP增长10%的奇迹。

  今天我们碰到这个问题,我们可以从这两个过去,做得很好的产业来看,简单一句话,过去支持中国经济增长的产业,已经难以为继,劳动密集型制造业我们已经失去了竞争力。我们现在下一步要做的工作,就是怎么样让新的产业,给发展起来。培养、发展高速增长。能够接过下一轮推动中国经济增长重要责任,把这个故事说得简单一些,就是产业转型,产业升级。

  但是这样的故事,在世界上很多国家都发生过,在有的国家成功了,有的国家不成功了。我刚才说我们可以简单的把它称之为中等收入陷井。就是低成本的优势丧失以后,能不能发展,在高成本水平上仍然有竞争优势的,也许是高附加值,也许是高技术,也许是服务业,也许是制造业,但是总之是新的有竞争力的产业推动中国经济增长。中等收入陷井,这个挑战很多国家是没有成功的。

  我们今天正好是处在一个新旧产业更替的时代,新旧产业更替意味着有的产业情况非常糟糕,但是,同时也可能发现有的新的产业,形势并不是那么糟糕,甚至非常的乐观的一些情形。新旧产业更替的时候,需要我们有一个比较好的宏观的把握。

  整体来说,未来一两年,两三年中国增长下行压力还会持续。这是对我们很多做传统企业的企业家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警示,就是我们碰到一些企业家做产品,过去做得很好,现在有困难,经常碰到问我一个问题就是说我们这一轮什么时候会过去,货币政策什么时候会大幅度的扩张,经济会大幅度的反弹,对企业家来说,我这一轮什么时候能够熬过去。我觉得如果是单纯经济周期你是能够熬过去的,因为你的产业不能适应我们的成本提高的经济现实和经济结构变化的现实,很当在传播行业的企业企业家熬不过去,所以经济下行会持续一段时间。但是我个人对经济展望不是那么悲观,我觉得有几个很重要原因。

  我在宁波做调研,我们是看到很多企业很困难,但是调研完了不悲观,因为我看到企业家想方设法往上走,要开发新的产品,发展新的业务,开拓新的市场,如果有这样的有市场的冲动和努力,我觉得是很可能会走过去的。有新的产业,我觉得是第一个。

  第二个从宏观的层面上来说,不像我们有的时候,单纯的看传统产业的时候那么悲观,我们从总的经济来看,过去一直担心经济增长速度下行,就业就会出现很大的问题。

  第二点的体会就是怎么样才能帮助我们更快的经过这个转型,产业更替,走向新的增长的道路?我觉得核心问题就是两点。第一点是怎么样当旧的企业退出,平稳的退出,尤其是很多僵尸企业,第二是培育新的产业,新的企业发展成长。这个就涉及到我想跟大家分享第二个问题就是我们的十三五规划的问题。十三五规划里面内容非常丰富,有各种讨论,我觉得外界可能最关注的是当时公布的时候就是我们政府提出来的说十三五期间我们保持平均6.5%增长速度,这个大家比较关注。能不能保持6.5%,我觉得当然是非常重要的。

  但是我个人觉得十三五规划里头最重要的并不是增长速度的本身,增长速度是我们所有的改变和变化,如果能够落地的话,我们应该能够看到一个结果,但是十三五的核心其实就是怎么样帮助中国经济转型,其实我刚才说的第二点体会,我们所有的这个政策决策,十三五里提到政策,转变。举个例子怎么支持创新创业,怎么样推进国企改革,怎么样简政放权,和怎么推动一系列领域的改革,包括交通、网络、健康、户籍制度、教育等等。很多方面是一个非常全面的规划。

  但它的核心就是在中国经济走到今天这一步,怎么样帮助经济走到高成本基础上仍然有竞争力的发展轨道,所有这些很重要,创新创业的意义我想就不需要再重复。我们产业升级的核心,就是要往上走,往上走就是要创新创业,国企改革都很重要。但是我想简单的说明一下,我觉得这里头最重要的其实就是金融改革。金融改革十三五规划里面说了几个方面:

  第一个是民营资本进入金融行业,特别是要发展普惠金融

  第二个是规范发展、健康发展互联网金融。

  第三个是要发展资本市场,尤其是要提高直接融资的比重和减低杠杆率。

  第四个是推进注册制的改革,尤其是要强化和进一步的推动股权融资的发展。

  最后我简单跟大家分享一点我对宁波经济的看法,原来宁波经济在长江三角洲是非常强劲的经济,最近一段时间碰到很多的困难。所以我回来做了调研,我刚才跟大家分享了,我的体会是困难非常多,但是我很乐观。我认为宁波希望还是很大。现在碰到一个比较大的问题就是大家都要创新创业。我们宁波创新创业的有时在什么地方,我们经济学里头还有一个概念跟大家分享,就是比较优势。

  比较优势,不是绝对优势。比较优势的意思是跟我其他的伙伴,和竞争者相比我做什么做得更好一些,我给大家做一个简单经济学普及。比较优势的概念不是说我什么事情比别人做得好。我有一个教授曾经跟我说,他说我打字比我的秘书打得快。但是教经济学,仍然是我的比较优势。因为两个人带一起,都要做他们更擅长的事情。

  就是我们宁波经济,下一步要发展什么,他实际上要看我们未来的优势在什么地方。我个人感觉,宁波经济的优势很明显。过去就是靠两个,一个是靠制造业,一个靠贸易,但是说实话,贸易其实也是以制造业为根本的!我们过去作为一个制造业出口的主要基地,我们的制造业,集中在服装行业,塑料产品、五金产品,电器产品,汽配等等。未来我们的方向是制造业发展,还是所谓的新经济,顺便我说一下,我们对新经济的理解,我觉得不能简单的说就是一个互联网,不是简单的来说就是我们的做一个商业模式的创新,未来就是我们全国经济的发展方向。我觉得商业模式创新非常重要。

  中国如果要保持三十年到五十年经济增长,主要靠什么?我觉得还是要靠技术进步。模式创新可以让我们的福利提高,生活变得更方便。同时模式会带来经济的发展,但是一个国家能不能跨入中等收入陷井,能不能保持持续增长很多年,尤其是我们大国来说我觉得还是要制造业立国。制造业立国很重要核心就是有实实在在的产品,要有实实在在的经济进步。

  在这个做的过程当中把宁波放在长江三角洲的位置,我们的比较优势是什么?我们的比较有时我觉得还是制造业和我们的港口,经济发展,我们当然可以做很多新经济,互联网创新,但是可能跟我们邻居比没有优势。但是可以用互联网产品和渠道帮助我们经济增长。

  在我看全国做得比较好的地方,经济产业升级做得非常好,创新创业做得好,从北往南,从北京海淀区,中关村,到这个上海郊区,和贵阳大数据中心到杭州的以阿里巴巴,和现在基金小镇为核心的创新基地,再往南就是深圳,就是市场化的发展,我觉得有最重要的两个核心,第一有一个集群效应,集群效应就是很多人在一起做事情,他的产生的综合效果要好很多。一家两家做得好。阿里巴巴做好了,本身产生了集群一个效应,所以这个集群效应有可能是企业引发的,有可能是市场引发的,也可能是政府引发的。刚才看到的这个月湖,这个基金小镇,可能是我们未来发展做出很重要的贡献的一个很重要的力量,谢谢大家。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微信原文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资讯

最新资讯

热门TOP5热门机构 | VC情报局

去投资界看更多精彩内容
wymfw